安庆第一职业教育中心

字:
关灯 护眼
安庆第一职业教育中心 > 极品呦女 > 第83章 极品呦女

第71章 极品呦女

不想错过《极品呦女》更新?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承诺永久免费!

放弃 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饭局中间林昆去了卫生间,冯佳慧和韩心和四个孩子正吃饭呢,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两声轻佻的声音。
  王氏气得又一瞪眼睛,“一点规矩没有,等回去看怎么收拾你们!”方才鱼肉刚刚上桌,三个小家伙就流口水都要上手,随之被她骂的动也不敢动,是陆宁说话,王氏才许他们吃的。
  林昆笑着说:“你就跟他说老朋友就行了。”“好的,大哥您稍等!”浓妆没媚笑连连的转身离开,临转身前不屑的瞥了李春生一眼,气的李春生差点扑上去抽她的大嘴巴子,好在被林昆拦住。
  本来陆宁是准备带甘氏和尤五娘一起同行的,但是,正是秋收秋播之际,收租、播种等杂事很多,甘氏要处理这些事务,就没有随行。
  甘夫人和尤五娘,自己对她们的喜爱,却是潜移默化的,越来越强烈,每每思及她俩的好,心中的温暖、悸动,不一而足,更时常令自己升起有两个对自己如此死心塌地的俏娇娘相伴,此生当不再寂寞的豪情!对自己来说,以前那理由,或许本来就是自己对未知恐惧的一种借口?因为,当在这个世界,有了最亲密关系的人,那么,自己本来旁观的这个世界,就真正变成了自己的世界。而这,令自己一时有些接受不了。
  农贸市场很大,里面卖的都是土杂,林昆走在前面脚步飞快,章小雅紧紧的跟在后面,周围的人都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多是慨叹又一颗水灵的白菜,竟然让猪给拱了,章小雅一身干净时尚的打扮,脸蛋又那么青春漂亮,再看林昆,叼着个烟卷一身穷吊丝的地摊货打扮。
  “你们记得,要把心思放在修炼上,日后做人,不能贪婪,不能无义,更别总想着找什么女伴,须知色字头上一把刀,这些天,你们卿卿我我的实在太不像话!”
  这男人的眉头立马一挑,娘声娘气地道:“凭什么就不欢迎我了,你知道我是谁么,我可是......”
  “小家伙,不吃你,不吃你,它们是大肉蚕,本来就是养来吃的。”祝明朗一边吃还一边安慰趴在肩膀上的小冰虫。“近几个月有传言,幼龙爱吃大肉蚕,若有吃肉蚕的幼灵出现一定要捕捉,化龙的概率会很大。”女武神说道。
  一只小泥偶要39元,这绝对超出市场价不少,但没办法,谁让人这是旅游区呢,孙志抢着就要付钱,被林昆给拦下了,“孙哥,哪能轮到你。”
  “呵……”林昆冷笑一声,趟着海水走了出来,“你这秃驴说话真是越来越臭,说我一个人就算了,怎么连整个漠北都骂起来了,再说了我老家可是东北的。”
  挂了电话,廖江重重的把电话摔到了桌子上,冷冷的道:“哼,姓楚的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把老子逼急了,有你后悔的!”
  林昆正准备开口训斥林昆,林昆冲她递了个眼神过来,示意她稍安勿躁,紧接着就见林昆轻轻的拍了拍小楚澄的背,笑着说:“儿子,既然这么想哭,那就大声的哭出来吧,刘德华不都唱了么,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。”
  林昆循着余志坚的眼神看去,只见一个化着浓妆,穿着齐逼短裙的女人正往他们这边看过来,见林昆和余志坚看过去,更是直接伸出了舌尖挑逗。
  他娘的,这怪人手上拎着的是啥?胖子压着嗓子问。我这才将目光从怪人的身上转移到了他手中拎着的东西上,白色的一团,看起来像是个动物。在我看来别又是类似“命猫”的东西。正在此刻,怪人将手上的东西给扔在了地上,落地后我这才看清,那居然是一条白色的小狗!
  “都给我住手!”李春生大声的叫喊一声,这货平时总会让人觉得他脑袋不正常,但一到关键时候,他的脑袋总能灵光的一闪,做出不一般的事来。
  这香气是女人身上的香水味,若即若离的斡旋在鼻间,令人有一股沁心的感觉,能涂这种香水的女人,即便长的不漂亮,气质也应该差不了。
  服务员顿时如梦方醒,连声答应。用不了明天,这绝对将是凤凰镇一则重磅的新闻——镇长徐旺财之子徐有庆被陌生男人吓的屁滚尿流……
  “我真的会烙印在你心里,成为你一辈子的耻辱吗?”祝明朗开口问道。这几日,总能够听到关于女武神与流浪汉的故事,一个在天上宫殿,一个在地下的臭水泥沟中,巨大的身份落差却缠绵在一起,这是一个多么劲爆的话题,相信用不了多久,永城之外的人也会知道这个消息。
  “沈警花,什么事儿啊。”林昆笑着道,心里仔细的想了想,自己好像没干过什么得罪她的事儿,一时间底气也就足了,腰杆也跟着直了。“哦。”林昆乖乖的跟沈曼来到了旁边一个僻静的角落,沈曼冷眼看着林昆说:“行啊你,没看出来你跟姜市长还有一腿呢,藏的挺深呀。”语气乍一听起来冷嘲热讽的,但却充满了责怪的意味。
  林昆现在只想知道那个把张大壮打进医院的孙子在哪,无心跟这些个虾兵蟹将墨迹,他果断的出手,三记重拳‘嗖嗖嗖’的挥出,直接放倒了三个保安,这三个保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,就躺在地上痛叫了。
  
  耿军狄也走了过来,在一旁开玩笑道:“我们都以为你和我女婿失踪了呢。”澄澄仰起小脑袋问:“耿伯伯,女婿是什么意思啊?”跟小孩子解释不明白,耿军狄就笑着说:“就是伯伯女儿的好朋友,你是乐乐的好朋友吧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